相关文章

草原牧社尽欢声——新春走访祁连山下生态畜牧合作社见闻

来源网址:

  新华社西宁2月17日电 题:草原牧社尽欢声——新春走访祁连山下生态畜牧合作社见闻

  李亚光、黄涵、戚筝

  “祁连山下好牧场,骏马奔腾牦牛壮,羊儿的毛似雪花亮。”春节期间,记者沿着积雪未消的祁连山麓,顺着千里冰封的柯柯里河,探寻歌声中的牧场。

  在峡谷中行车近1个小时,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。一大片平缓宽阔的草场上,随处可见的牦牛正低头啃食枯草。向远处望去,密密麻麻的黑点一直绵延到天边,多得数也数不清。

  时值正午,久美尖措赶着一大群吃饱的绵羊返回饲舍。在头羊的带领下,上千只奔跑的羊腾起阵阵尘土。

  久美尖措说,这里叫野牛沟,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水草最丰美的牧场之一。眼前这些牛羊都属于达玉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,去年底,他从社里拿到了13万元的分红。

  “虽然已经不少了,但还是觉得可惜,没能成为分红‘状元’。”久美尖措说,他所属的合作社共有38户村民,3年前,当社员们抱着“闯一闯”的心态把自家所有牲畜和草场入股时,谁都没想到合作社的效益能有今天这么好。

  和久美尖措聊天间,不远处的房间里不时传出朗朗笑声。记者推门看到,5个牧民正围坐在一起开会。谈起近两年来的收入,他们一边“隐瞒”各自情况,一边互相“抬杠”开着玩笑,场面十分热闹。

  “我们5个理事刚才盘算了一下,过去2年,分红最高的牧民每年能拿到14万多,最少的也有1万多。”达玉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理事、生产经理文长太说,2年来,社里共有10个牧户盖了新房,12户买了新车。

  “传统游牧业就是如此,发展周期长、牵扯精力多、靠天吃饭。”文长太说,“我曾不止一次想过,若变‘单打独斗’为‘报团取暖’,大户带小户,先富带后富,牧民的生产效率和抗风险能力是否有可能提高。”

  2015年,文长太召集几个同村好友,提出组建合作社的想法,大家一拍即合。“我们当时商量,把大家的牛羊和草场集中在一起,交由少数人管理。其他从放牧工作中解放出来的社员,就能发挥各自特长,尽可能为社里多赚点钱。”

  合作社成立后,眼力好的社员专门负责收购,他们看一眼牲畜就能预估出重量,每头牛误差不超过10斤;脑子快的社员负责销售,合作社客户逐渐遍布各地,除牛羊肉外,他们还销售当地虫草、黄菇等土特产;放牧好手采用分群养殖法,不仅牛羊分开,羔羊、母羊和公羊也分群。如此实现精细饲养、分类销售、统一出栏,合作社收益大幅提高,在祁连地区已具有一定的定价权。

  文长太说,从最初的6300公顷草场、5512头只牲畜起步,合作社收入逐年增长,去年一年销售额达660万元,除去社员工资等成本,光纯收入就有130万元。今年初,合作社在县城买了一栋楼,社员经过集体讨论,准备开设牛羊肉专卖店和宾馆,进一步扩大增收渠道。

  “眼看着生活一天天变好,想到以后的日子会更好,有时真的会忍不住笑出来。”合作社社员旦军说,他去文长太家拜年,感谢这位“军师”对合作社的付出。